【張維中東京直送】 追憶MUJI有樂町

無印良品銀座店開幕了。原本有樂町店是距離我家最近的無印良品,搬到隔一條街的銀座以後,離我家的徒步距離變得更近。一整棟全新的MUJI還結合旅店,對於「無印粉」來說,會保持高度關注也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
喜歡無印,其中一個元素是他們的餐廳。有樂町店還在的時候,我三不五時就會去那裡的餐廳吃飯。東西好吃,只要日幣八百多到一千日圓,就能吃到任選三至四樣菜色,附湯附飯套餐,而且還能補充到外食缺少的大量蔬菜,以東京物價來說,非常划算。與朋友一起共餐很好,一個人去也夠自在。可能是地緣關係,比起其他間無印餐廳來說,有樂町店似乎總海納著更多的隻身客。每一天,餵飽城市裡一個個在回家途中飢餓的靈魂。

一晃眼,有著新餐廳的世界旗艦店終於開幕。然而,沒料到的是銀座店開幕以後,開設的餐廳卻變了。

銀座店的餐廳從Cafe&Meal MUJI變成MUJI Diner無印良品食堂。餐廳不再提供任選三、四菜的cafeteria形式,基本上都變為單點。以晚餐為例,單點一項菜色平均價位就要900至2000日圓之間,只適合兩、三個人以上合菜。雖然也有針對一個人的定食,但種類少且價格高,內容只有一道主食,配飯和湯。跟昔日一盤玲琅滿目的,一次就能吃到四種不同喜好的菜色,顯得寂寞不少。想要蔬菜,現在只能另外加點一次性取用的沙拉吧。午餐要多付400日圓,晚上更要700日圓。如果一個人去吃,點一份寂寞定食約1000到1300日圓的話,加上沙拉,總額就要近兩千日圓,是過去的兩倍價格了。

踏進食堂用餐的這一晚,我吃完丼飯和沙拉吧,卻仍然感覺空虛。新的無印良品銀座店很好,一整棟的氣勢確實不負世界旗艦店的美譽,賣場總和面積比有樂町店大,MUJI HOTEL也滿酷的,只是吃完飯的我,從人滿為患的一樓出口離開,覺得這裡少了有樂町店的從容氣氛。新的旗艦店畢竟是屬於觀光客的了。

幾天後,對事務所裡只有二十一歲的後輩耕平君聊起這件事。我給他看在MUJI Diner拍的寂寞定食,比較從前餐桌上的一盤花團錦簇,忍不住開口。

「第一次來日本時,台灣還沒有無印良品哪⋯⋯那時踏進有樂町旗艦店,簡直覺得像是來到樂園⋯⋯你不知道以前那裡有無印眼鏡行吧?⋯⋯而且以前啊,在餐廳裡⋯⋯」

耕平君聽著,露出一股理解的眼神,微笑起來,什麼也沒說。我卻彷彿聽見空氣中飄散著他的聲音:「噢,還有這樣的歷史呀。」像是聽長輩回溯前朝往事。想想也是。當年我第一次踏進MUJI有樂町店時,他才幼稚園吧?

當天晚上,我抱著一股沒被滿足的情緒,跑去鄰近日比谷東京中城,開在某商務酒店二樓的Cafe&Meal MUJI「補吃」了一頓晚餐,竟有股久別重逢的感動。

原本這樣好好的一餐,不行嗎?真是的。看著那盤物超所值的菜色,忽然又想念起有樂町店屋頂挑高,沒有壓迫感的餐廳。我想念樓中樓的MUJI HOUSE樣品屋;想念從一樓LOFT通往二樓的大階梯;想念十幾年前剛搬來日本的那一晚,跟朋友衝去那裡採買家具。

我想念MUJI有樂町。啊,我想念我自己。

延伸閱讀:
東京最大的跳蚤市場「東京蚤之市」2019年規模再擴大,更好買、更好吃!
用手沖方式、宛如沖咖啡一樣沖茶! 「東京茶竂」給你一場宛如表演的品茗時間
 


 

Tomica迷要瘋了! 集結超級玩家柯大東10年精彩「南勢角庫」 非朝聖不可... (影片)日本令和新時代! 「」這類人最吃香 「」這類工作最有前景...